您现在的位置是: 首页 > 研究所

我的很大你忍一下什么梗*小村长的幸福生活全文版

2022-03-02年轮志
我的很大你忍一下什么梗*小村长的幸福生活全文版

  邱希悦对赵期阳惨淡一笑,“阿阳,你的生日是什么时候来着。”
  “十月三号。”
  “哦,那就是还有三天……韩冰和老邱去永州了,韩冰说老邱太久没休息过了,他们去度假了,你生日就回来,让我们在家好好休息,还说怕我要跟着,已经上高速了才跟我打电话。”
  “呵呵,她觉得我会跟着去?……我真的会,那么了解我她以为她是我妈啊。”

  “阿悦……”
  “我知道,我没事,我只是在……在感慨。走吧,回家休息吧。”

  邱希悦径直走出了包间,赵期阳叹了口气,拿上俩人的背包跟了上去。

  出了包间后邱希悦就好像正常了——赵期阳知道她有些心理问题,她自己心里应该也清楚,不过在别人面前演得很好,只有在赵期阳面前她从来都不打算掩饰。

  她还在和赵期阳吐槽卓全调的麻酱真的好难吃,推开火锅店的们就看到陆安昀站在外面,和火锅店老板聊的津津有味。

  邱希悦脸色瞬间阴了下来,“阿阳,我真的好烦啊,我快烦死了。”
  赵期阳按住她的肩“希悦,他并不知道实情。”
  “那就让他知道好了。”

  陆安昀终于注意到他们,和老板又说了两句就凑到了他们身边,“你们怎么在上面这么久啊?”
  “有事呗……阿阳你去买两瓶汽水好不好?”
  “嗯。”赵期阳把邱希悦的包递给她,朝着一个24小时便利店走过去。

  邱希悦带着陆安昀远离了火锅店,走得远了陆安昀回头看了看,才发现店的名字叫“暗昧”。一个火锅店叫这种风格的名字还挺不搭的,但可能是因为步行街的受众大多是学生吧,正是中二的年纪,都会喜欢看起来有逼格的东西。

  陆安昀想得正入迷,邱希悦在隔开步行街和学校的路边停了下来。
  “副班你是有话对我说吗?”陆安昀抿了抿嘴,邱希悦没有开心的神情,要和他说的肯定不是什么好事。
  “你别喜欢我了。”邱希悦没有看他,但这句话说得比以往任何一次都难过。
  连同觉得自己早已免疫了的陆安昀也难过起来,“是我给你造成困扰了吗?”
  “不是,但是……”
  “我知道你不喜欢我,我只是想努力让你看到,我对你的喜欢不是一个赌注而已。”陆安昀用几近温柔的语气慢慢地说。

  “陆安昀,我真的不会喜欢你的。”
  “你就这么肯定吗?”
  “对不起,但是其实我……我不喜欢男生。”邱希悦终于抬头去看他的眼睛,看到那双晶莹的眼睛从温柔到惊愕。
  “你认真的吗?玩我呢吧!”

  “对不起。我确实有喜欢的人了,她是个女人,我第一眼见到就喜欢上了,喜欢了很多年了。”
  “好笑吗邱希悦?”
  邱希悦没再答话,就这样看着陆安昀。
  陆安昀惯会看人眼色,他知道邱希悦说得是真的。

  “是因为我和太多女生谈过恋爱,所以派你来报复我吗?”。”邱希悦说的话在他的脑袋里转起了圈,快要把他炫晕了。

  “不是,是我……陆安昀?”
  “啊我没事,赵期阳过来了,你们回家吧,我也要回学校了。”
  “你一通学生回什么学校?”邱希悦拉住他的书包,觉得对陆安昀的刺激太大了,他看起来好像不大正常。
  “拿作业,我作业没拿,我走啦再见。”陆安昀扯开她的手就要离开。

  转身就被被台阶绊到了。
  他不敢做停留,头都没偏一下朝着他住的小区大步走过去。
  几乎是瞬间流下了眼泪。

  没有人愿意拿性取向开玩笑,但是这让陆安昀觉得自己像个笑话。
  他死皮赖脸的追了人家三个月,结果却是一个人的独角戏。

  他住的小区叫“九鼎”,本来学区房是很抢手的,但是旁边的步行街到处都是民居出租,距离不远还便宜得多,导致“九鼎”建成到现在都很冷清。

  陆安昀失魂落魄的飘到小区的人工湖边,湖上是一个木质的看台,走上去会有声响。
  他听到了不属于自己的脚步,慢慢地转回头,看到了赵期阳。

  他顺着护栏滑下去蹲在看台上,仰头看着赵期阳,“你知道吗?”
  “知道。”
  “嗷~是哦,你还提醒过我。”

  赵期阳走到他前面,把纸递给他。

  陆安昀没有接,把头埋到了手里,闷闷的哭腔传出来:“你觉不觉得我好好笑?”
  “不觉得。”
  “唔……好丢人啊,我好丢人啊……”

  赵期阳蹲在他旁边,手放在他的背上,“怪她。”
  “对!都怪副班,我在她心里难道是会歧视同性恋的人么!封建!太封建了!害得我追她那么久……啊啊,还是好丢人。”

  他觉得以赵期阳的表情来看是不会开口打断这个场面的,于是陆少爷看在是自己先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说错话的前提下,打算勉强安慰安慰赵期阳。
  “其实,我国庆也不回家的。”陆安昀试探着开口,看到赵期阳转过眼来了才接着说:“我爸妈都超级忙,有几次过年他们都不回家,以前家里就我和我哥,现在家里就我哥我嫂子还有我侄子,他们天天吵架,我都不想回去。”
  “有时候吧,我都不知道我爸妈生我和我哥干什么,对我们不管不问的,好像掉钱眼里了。”
  赵期阳把头转过来,对着陆安昀。
  陆安昀见目的达成,情绪上来了有些话想挡也挡不住,“你要是不想在别人家过,到我家和我过呗。”
  赵期阳没搭话,心里疑惑难道陆安昀安慰人都是这样的吗,把自己的心刨开展示给别人看。

  陆安昀边说边后悔,自己他妈的在说啥啊。
  于是迅速找补:“也可以叫副班也一起来。”
  “嗯,会的。”赵期阳只好这么说。

  步行街开了一家自助火锅店,十人起有优惠。
  他们一行人经过时一数,12个人。这哪还有不去的道理,然后一行人大摇大摆地进了店。

  刚开业,店主亲自站在门口揽客,铺面而来的青春气息迷糊住了老板的脑子,直接送了个包间给他们。
  刚刚解放了的少年们大呼帅哥万岁。

  老板确实帅,还很慈祥。
  头发黑白参半,目测至少50岁,看得出年轻时候的帅气。

  虽然身体不再年轻,但老板的心还是年轻的,被一堆小崽子乐的合不拢嘴,直接每人办了一张会员卡,以后次次来都是八折。

  他们点了一个麻辣锅一个番茄锅——番茄锅给几个吃不了辣的女生。郑子成还特地问了赵期阳吃不吃的了辣,得到肯定答案后大家就分散出去拿菜了。

  陆安昀百无聊赖的挑挑拣拣,他没有那种口腹的欲望,不挑嘴也不爱吃,特好养活。但要让他在几排菜里挑喜欢的,他还真挑不出来。

  一排一排的转完了他的盘子里还只有几片牛肉卷和几片白菜。

  他自己也郁闷着怎么什么东西都没拿,脚却没停,转个弯就到了饮料区,听到了邱希悦的声音。
  “你不说我不说,谁知道我吃了呢?”
  “初二时你让我帮你买辣条,还没吃完就去医院了的不是你?”
  “那时候小,现在可以吃辣了。”
  “那韩姨为什么要特地嘱咐我盯着你。”
  “你这个人怎么作弊呢!”
  “那你就别试图让韩姨担心。”
  “那我不管了,你必须陪我吃番茄锅。”
  “嗯。你真是……”

  陆安昀没再听下去,走了。
  邱希悦有这么和谁说过话吗?没有。
  赵期阳有和谁说过这么多字吗?没有。
  青梅竹马真你妈的好啊。

  包间里已经有几个人回来了,都是十七八岁的少年,谁都不会跟谁装模作样,先回来的已经在烫自己的菜了——不过反正最后都得混着吃。
  卓全一边用筷子按着数秒,一边问陆安昀:“你怎么就拿了这么点东西?”
  “没胃口。”
  “哦哦。”卓全一看就没什么诚意,问完就继续等他的毛肚了。

  陆安昀不紧不慢地把他的白菜压进了番茄锅,拿出来,吃掉,再放,再吃。

  等他终于把白菜都吃完了,邱希悦和赵期阳回来了。
  他们果然像在饮料区时说得那样,只吃番茄锅。

  陆安昀假装不知道他们的谈话,把牛肉卷放进麻辣锅里烫好,还蹭了卓全的酱,一脸天真的放到赵期阳的碗里,“哎,同桌,我烫的,你尝尝呗。”

  餐桌上吵吵闹闹的,没几个人注意到他们俩,只有邱希悦透过火锅的雾气看着陆安昀,不知道在想什么。

  赵期阳犹豫了两三秒,把陆安昀的牛肉卷夹起来吃掉了。为了不让气氛太尴尬,他真情实感的评价:“卓子的酱太腻了。”

  卓全第一个不同意,捧着他的蘸料走到赵期阳旁边,“这可是麻酱!阳没你太没有品尝美味的能力了。”
  说着往赵期阳的碗里倒了小半碗。

  赵期阳:“……你是自己也吃不了了吧。”
  “嘿嘿,怎么会……”

  陆安昀在一片混乱中骄傲的看向邱希悦,邱希悦也看着他,不过隔着雾气,陆安昀觉得邱希悦的目光有点像在看……智障。
  错觉,一定是错觉。

  犯完了这个贱,陆安昀也投入到混乱的大部队。
  左边蹭口肉右边蹭口菜,最后自己虽然没拿什么,但还是饱了个七八分。

  这种行为被郑子成痛斥:“60块的自助,你特么自助到别人碗里了!”

免责声明:以上图文内容年轮志网整理,来源于网络,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!

本站所提供的信息仅供参考之用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,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。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,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