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是: 首页 > 年轮志

一看就湿地文章1000字:惊艳的小短文

2022-03-02年轮志
一看就湿地文章1000字:惊艳的小短文

  郁容缓缓走近时,岑原才注意到他是光着脚的,“小V,去拿一双拖鞋。”

  机器人应声去取了,但拿回来的拖鞋尺码有些小。

  郁容乖乖换上拖鞋,似乎有些不情愿。

  看着郁容的脚挤在一双不喝尺码的拖鞋上,脚后跟都露在外面。岑原忍不住勾起嘴角。

  招呼郁容过来喝汤,“刚炖的甜汤,你喝一点。这儿还有营养液,你看合不合胃口,不好的话,再换别的口味。”

  郁容好奇地看着碗里澄澈的汤,用勺子搅动几下。星际的食材价格昂贵,一般都是供应富人。郁容在海里的时候都是捕鱼来吃,但到了岸上,每天都是喝营养液。

  像这样由新鲜水果炖的汤,他还从来没吃过。

  “快喝啊,怎么不动呢?”岑原看郁容并不张嘴,催促道。

  郁容知道很多富人会把制作美食当成爱好,没想到岑原也会做饭。他以前从没注意过这个小少爷,或者说,郁容不在意周围的人类。

  岑原有一双独特又漂亮的眼睛,明澈的瓦蓝色,像阳光下的海水,温柔又充满活力。

  和这样的人类相处,似乎还不错。郁容尝了尝汤,柔和的清甜,还带着梨的香气,果肉绵软。

  暖暖的甜汤让郁容心情愉悦,他喝完后又打开了那管营养液。这种高级营养液一般售价很高,郁容只是偶尔喝过一次。当时觉得还不错,现在进嘴里怎么就有些寡淡无味了。

  看郁容把一碗汤喝光,岑原笑眯眯地问:“好喝吗?”

  “还不错。”郁容平静答道,他觉得自己还可以再喝一碗。

  但是他发觉岑原并没有给他再端一份,人类向人鱼仅显示无难道不应该量很大的嘛?
  郁容有点郁闷。

  而岑原还在为自己成功投喂人鱼而窃喜。
  现在是暑假,郁容这个时候应该是在一家机甲维修店打工,就住在奥卡区的一个出租屋里。

  他得想个办法摸清楚郁容的住址,郁容身边的不稳定因素太多了,得时刻盯着才行。

  光脑滴滴两声,提示他刚刚买的运动鞋已经送达了。

  岑原让小机器人去签收,自己留在房间里和郁容商量道:“我等下送你回奥卡区吧,中心区离奥卡区还很远,你自己回去我不放心。”

  作为海里最凶猛的人鱼,郁容从不觉得自己需要别人保护,更何况是这样一个娇软的人类。不过被关心的感觉,让郁容感到新奇。

  奥卡区是贫民区,秩序不如其他区那么严格。他觉得岑原的小体格并不适合去那里。

  “不用了,我觉得……”对上那双殷切的蓝眼睛,郁容又生生转了话头,“那就你送我回去吧,带上那个机器人。”

  “好,那就这么说定了。”岑原笑笑,左侧脸颊浮现一个浅浅的酒窝。

  郁容动了动手指,很想去戳一下那个小窝。

  *
  换好鞋后,郁容跟着岑原出门,上了悬浮车。

  车窗外的风景快速掠过,郁容倚在座位上观察对面的机器人,VK系列,岑氏集团最新款的保姆机器人,装载了新款战斗系统。

  之前郁容去过一次机器人展览会,这种机器人的战斗力还是非常强的。

  不然郁容也不会松口让岑原送他。

  悬浮车行驶了大概半个小时,就到奥卡区了。

  由于街道的狭窄拥挤,悬浮车只能停在外围。

  这里是首都星最贫穷和混乱的区域。

  房子乱糟糟地挤在一起。并不宽阔的主街道上零散排布着店铺,却也不见有什么客人,似乎很冷清,倒是西角的小摊贩们热闹地吆喝着。

  路上铺的方砖已经黑的看不出颜色,偶尔有几条毛发脏乱的狗从人群中钻过。

  岑原一下车看到的就是这副景象,但他对这种环境并没有感到什么不适。之前做任务,他什么样的身份都扮演过,所以也没有什么特殊感觉。

  “你住的地方在哪儿?我送你进去。”岑原询问道。

  郁容本意为岑原送他到奥卡区就够了,没想到等到这样一句话。岑原既然开口了,郁容就让他跟着一起走。

  九月末的天气仍是酷热,太阳悬在云层间,阳光却依旧直直晒下来。

  岑原跟着郁容七拐八拐的,走了两三百米,脸上的汗一直往下淌。

  看着岑原脸颊被晒的通红,郁容生出点悔意。人类果然还是很娇弱的生物,特别是像岑原这样的。

  “你走里面去,靠着墙走。”郁容推推岑原,绕到他身侧。

  岑原也受不住这样晒了,乖乖走在里面。旁边的男人高出他一个头,将阳光遮住了大部分。岑原惊奇地发现一点,“郁容,你怎不不会流汗呢,不热吗?”

  郁容淡淡回答道:“人鱼的散热系统和人类的不一样,何况这点温度还不算高。”

  岑原暗暗咂舌,这天气,起码得有34度了,居然还不算高温吗?

  又拐进一个巷道,郁容终于停下来了。

  这是一个很破旧的小居民楼,大概有七八层高,墙面斑驳,瓷砖脱落了一大半。

  “我就住在三楼,那间。”郁容指了指三层中间的那个屋子。

  和旁边堆满杂物,或者挂着衣物的窗户不同,郁容住处的窗户干干净净,什么都没摆放。

  倒是很好辨认,岑原跟着郁容走进去。

  楼梯狭窄逼仄,只能一个人通过,扶手上锈迹斑斑。房间的门虽然装有识别系统,但看起来像一个薄片,根本不达标。

  岑原暗暗下定决心,要让郁容搬出这样的环境。

  “进来歇会儿吧。”郁容通过身份识别开了门。

  这房子很小,甚至连客厅都没有,岑原站在门口就能一览全景。

  可以说进门就是卧室,只在前面用箱子隔出一个空间,象征性地摆了一张折叠桌和两把椅子。后面就是床,还有一间卫生间。

  “坐,我给你拿瓶水喝。”郁容拉过椅子,示意岑原坐下。

  岑原和郁容两个人站在一起,这屋子就显得更拥挤。再加上身后的安安静静的小机器人,空间就更逼仄了。

  房间里也没有装温度调节器,岑原越发觉得郁容是个小可怜。等他找个合适的机会,绝对让郁容搬出去。

  “今天的事谢谢你了,不过以后还是不要随便在路边捡人的好。”郁容把水瓶递给岑原。

  岑原心虚地点点头,然后接过水喝了。

  目的成功达到了,岑原决定开溜,他向郁容告辞。

  郁容也没有多挽留他。

  郁容给好友小丑鱼发了条简讯:[族里之前流传的,人类向人鱼宣誓效忠的步骤是什么?]

  *

  离开居民楼,岑原让小V自己上悬浮车回去。

  他则是找了个僻静的角落,变成暹罗猫走出来。

  迈着小步子,岑原决定去找郁容求收养了。

  岑原现在把剧情研究的很透彻。

  剧情后期,郁容在街上捡了一只瘸腿小狗回去养。有时候看到特别可怜的小流浪猫,郁容也会喂点东西给它们吃。

  郁容虽然有恐猫症,但是他害怕的都是那些体型丰满,看起来很凶的大猫。

  岑原现在正处于幼猫期,小小的体型,没有任何威慑力。

  到时候在郁容面前装的可怜一点,激发出郁容的同情心,应该就能赖上他吧。

  岑原对自己的计划还是很有信心的,他朝着那个破旧居民楼的方向前进。

  一开始还是不太熟练,但走了一段时间后,岑原发现猫的身体要比人的轻捷灵敏许多。

  轻轻巧巧的避开障碍物,小猫昂首挺胸朝着目的地进发。岑原觉得自己现在是做猫的一把好手。

  “呦,这是哪儿来的小猫。看着可漂亮,养一段时间就能逮老鼠吧。”

  随着这道声音响起,岑原被一只穿着人字拖的脚拦住了。他抬起脑袋,顺着腿望上去,是一个穿着花短袖的大妈。

  大妈弯腰伸出手,作势来抓他,岑原吓得喵喵叫,赶紧往旁边跑。

  总算有惊无险地抵达了居民楼,岑原顺着旁边的香樟树往上爬。然后跳到三楼尽头那间屋子的窗台上,接着继续跳。

  马上就到郁容那间屋子时,岑原失爪了。没跳准,挂在郁容邻居家的衣服上。岑原死死抓住衣服,晃晃荡荡,找准时机落下来。

  最后终于成功到了郁容家的窗台,它想要悄悄潜入郁容家。结果没踩稳,掉了下去。

  郁容本来在复习功课,听到窗户边有动静也没去管,想着可能是流浪猫。

  但是这“扑通”的声响,应该是什么东西掉进来了。他起身去看,地上躺着一只小小的暹罗猫,睁着圆润的蓝眼睛,正哀声叫着“喵——喵——”。

  也不知道是摔到了哪里,郁容其实不想见到猫。但那双眼睛让他有点心软。

  他不了解动物,手边也没有可以检查的仪器。

  给动物收容所发了简讯之后,郁容找了个纸箱子,又在里面垫了几件自己的衣服。轻轻将猫抱起来,放进箱子。

  岑原没想到那个削弱版本的倒霉BUFF居然还有这么强的威力,刚那一下摔得不轻,岑原现在哪儿哪儿都痛。本来只想装可怜,现在变成真可怜了。

  眼前的少年虽然皱着眉,神情有些不耐烦,但手上的动作却还是很轻柔的。

  乖乖窝在箱子里,岑原以为自己的目标达成时,听见郁容和动物收容所联系。

  “对,一只暹罗猫,不到一岁吧。”

  “无主的,你们可以给它找领养,那我十分钟后到。”

  这家伙居然要把自己送去动物收容所,动物收容所是一个福利机构,专门救助各种动物。他可不想在那儿待着啊。

  手臂红肿,应该是绳子捆绑留下的痕迹,尾巴上原本光泽服帖的鳞片也有几处乱糟糟地翘起。

  口腔中还有股铁锈味,郁容舔舔唇,是血。

  他记得自己是精神力□□,恢复成人鱼形态,最后陷入昏迷了。

  得不到答案的郁容只好向人类询问:“我怎么会在这儿?”

  感觉到嘴里的尾巴尖要溜走,岑原下意识咂吧了一下。反应过来后,赶紧把那截尾鳍吐出去。

  场面一时有点尴尬,对上郁容凌厉的眼神,岑原开口解释道:“我在奥卡区那边废弃的处理场看到你,你倒在地上似乎很痛苦的样子,就把你带回来了。”

  “那身上的伤又是怎么弄的?”郁容表情平静,靠在床头问道。

  岑原小声说:“你后来好像神智有些不清,暴躁而且有攻击倾向,我有点害怕就用绳子把你捆住了。”

  郁容用尾巴拍了拍床,没说话。

  “还有,就是……”岑原强忍着羞耻说道,“你的尾巴太诱人了,我没忍住。”

  ——就吃了一小口,他把后半句话咽下去。

  气氛有些沉闷,岑原一点点把自己挪下床,悄悄抬眼观察郁容的反应。竖瞳已经变回圆瞳了,岑原稍微放下心。

  嗯?郁容的耳鳍怎么有点泛着粉,是看错了吗?

  岑原有些疑惑。

  而郁容还没从刚那句话中缓过神,这是第一次有人亲吻他的尾巴,并且夸他的尾巴好看的。

  这个人类还真是大胆,郁容翘了翘尾巴尖,还算有眼光,就是说话不太老实。尽管只在校内碰见过几次岑原,但他也知道岑原的身份。

  矜贵的小少爷怎么会无缘无故跑到奥卡区那样的贫民窟。

  之前的事情他还残留一点印象,自己似乎咬了岑原一口。郁容赶紧看向岑原的手,没看到伤口,应该已经用治疗喷雾处理过了。

  郁容神色一凛,急切问道:“你现在感觉怎么样,有没有头晕?”

  岑原想回答说:“没有啊,我感觉挺好……”但是话还没说完,就觉得视线逐渐模糊。

  看着眼前的少年软软倒下去,郁容快速移动到床尾,用尾巴卷住少年的腰身,带到床上来。

  用手戳戳岑原白嫩的脸颊,没有任何反应。自己的毒素在海里可是能毒死一头鲸鱼的,上岸后没有找人类试验过,不知道岑原的承受力怎么样。

  郁容赶紧用指甲刺破一根指头,挤出一点血,喂进少年的嘴里,手指触碰到岑原的舌尖。

  湿热的,郁容又想起之前被岑原亲吻尾巴尖的感觉。

  等待岑原苏醒的时间里,他仔细打量着岑原,睫毛不长,但翘翘的,脸很软,一戳一个小坑。他还没有跟一个人类这么近距离地接触过。

  人类的嘴唇也这么柔软吗,郁容轻轻抽出手指,好奇地按了按岑原的唇瓣。

  他是不是哪里都软软的,郁容伸出了自己的罪恶之手,这儿戳戳,那儿捏捏。

  岑原意识渐渐清醒,睫毛颤动两下后睁开了眼。嗯?耳垂怎么有些烧,他伸手想去摸摸。

  郁容捏住了他的手腕。

  看着岑原被揉的透红的耳垂,郁容难得有些不好意思,“你好点了吗?我之前不是故意咬你的,抱歉。”

  岑原这才注意到人鱼近在咫尺的面容,郁容真的很好看,是一种带着攻击性的美,明亮的金色眼睛又增添了一份神秘感。

  难怪剧情里那些人全都被郁容吸引,就算是岑原这样穿越过十几个世界,见过不少美人的,都忍不住恍神。

  “好多了,我这是怎么回事?因为你之前咬了我的手?”岑原回过神。

  “我咬你的时候注入了毒素,刚刚给你喂了我的血。”郁容解释道,“不过还不能确定毒素完全去除,你最好做个身体检查。”

  岑原好无奈,为什么娇弱人鱼会有毒啊。

  “如果毒素还有残余的话,你可以来找我。”郁容决定小小地威胁一下这个人类。

  他舔舔牙齿,说完自己的要求,“前提是你不能暴露我的身份。”

  明明之前还在道歉,现在又威胁他,岑原对郁容的变脸能力感到服气。

  岑原赶忙说:“我明白的,绝对不会和任何人透露你的身份,我保证!”

  为了小命和任务着想,岑原恨不得签个真言契约什么的,来证明自己。

  “我去医疗舱检测一下,你先在这儿好好休息一会儿吧。”岑原说完就想赶紧溜出去。

  郁容叫住他,“能不能再借我一套衣服?”

  岑原应了一声就跑。

  靠在墙边,岑原终于放松下来。刚刚他简直发挥了毕生最好的演技,好在郁容表面看起来是暂时相信了他胡诌的那些话。生存进度条涨了一小节,为自己的机智点赞!

  想到刚刚自己的小命差点完蛋,岑原就火从中来,质问001道:“好好的人鱼怎么会有毒液?剧情里面根本没提到啊,这是你们的工作失误!”

  自己的工作态度不容置疑,001立刻弹出来反驳道:“呵,你认真看剧情了吗?你自己好好翻翻。”

  【摘选自第五章:岑原感到有些头晕,喘不上气。】

  岑原在脑内点开第五章,一个字都不漏地看完。

  炮灰攻其实也中毒了,只不过他在做游戏的过程中不小心把主角受的两个点点嘬破,就这样阴差阳错地解了毒。

  这剧情谁能想得到,原书作者真是个奇才。

  岑原试图薅一点积分,嘴硬道:“这么隐晦的描写,谁看得出来。我不管,你们得补偿我精神损失费。”

  001只冷漠地回了他五个字:“你在想屁吃。”

  梦想破灭的岑原只好恹恹地又翻了一遍书。

  之前因为这本书的和谐剧情太和谐了,岑原都是一目十行扫过去的。

  看完后,岑原只想说:炮灰攻,你到底还能给我多少惊喜,微笑.jpg

  这家伙不仅痴汉郁容,跟踪他一个多月。而且在得到郁容之后,还把郁容的尖牙齿全都拔了,换成平的人造牙齿。

  太人渣了,岑原三观裂开。还好自己穿过来了,那些剧情都不会在郁容身上发生。

  *

  房子里设置有专门的医疗室,岑原躺进医疗舱,接受全身检查。

  [嘟——您的身体数据均为正常范围内,祝您身体健康!]

  岑原安下心来,没有毒素就好。但这个消息不能告诉郁容,假装有毒素残留的话,自己还可以找借口和郁容接触。

  不然这保护任务怎么做,得先和郁容拉近关系才行。实时掌握郁容的动向,才能更好更全面地保护他。

  从医疗舱出来,岑原发现角落里放着个圆头圆脑的机器人。看上去还挺好玩的,他走过去启动了机器人。

  “主人好,编号VK55218竭诚为您服务。”机器人眼睛闪烁着蓝光。

  带上取名叫“小V”的机器人,岑原心情愉悦地在这个房子四处溜达,他还惦记着要给郁容找衣服的事。

  随便推开一扇门,入眼的是琳琅满目的游戏器材,整个房间的装修风格也很暧昧。

  赶紧锁上房门,岑原在心里唾弃原身一万遍,这玩的也太花了吧。

  终于在某个正常的房间里找到衣柜,岑原突然想到一个问题,“001,为什么我变身就有衣服,郁容转换形态就需要衣服呢?”

  等了几秒没有回应,岑原就专注地翻衣服,同时嘴里不停地念叨“001,001……”

  “这个特殊技能被投诉过,因为使用者在洗澡时突然变成人,还没有衣服,导致任务对象兽性大发。”001被烦的不行,终于开口解释道,“研发部增强稳定性后,又添加了换装效果。”

  岑原听完陷入了沉默,想象了一下自己光光的,撅着屁股趴在床尾。那局促的场面让岑原顿时肯定了研发部的改进举措,有时候还是很贴心的嘛。

  翻了半天,终于找到一套最大尺码的衣服,简单的黑色T恤和短裤。岑原本来还要找鞋的,但是刚忘记问郁容的鞋码了,只能作罢。

  郁容人鱼形态至少有3米长,变成人估计也矮不到哪儿去,就看这些衣服能不能穿了。

  他回去找郁容,“试试这套吧,不行的话等下再买一身合适的,你的鞋码也告诉我一下。”

  “还有毒素残余吗?”郁容没回答鞋码,反而先问岑原的身体状况。

  他上身穿着一件普通的白T,鱼尾搭在床沿。周身气势却很足,仿佛不是坐在床上,而是高高端坐在王座上。

  岑原发觉郁容和剧情描述里的那个身娇体柔的人鱼不太一样。

  除了皮肤好像很娇嫩以外,想起郁容红肿的手臂,岑原有点小心虚。

  “检测出来还有一点微量的毒素,应该不要紧吧”他一边回答,一边取了

  治疗喷雾过来。

  正准备帮郁容处理伤口时,他惊讶地发现,那些伤已经全部愈合了。

  原来人鱼的自愈能力这么强,岑原对郁容又多了一项认知。

  郁容看到岑原手上的治疗喷雾,挑挑眉,“那应该没有大碍,你再过三天来找我。”

  郁容知道自己的血解毒能力很强,既然只有一点微量毒素残余,就不用太担心,留在身体里还能产生抗性。

  “那就好。”岑原笑笑,他转身准备出去等郁容换衣服。

免责声明:以上图文内容年轮志网整理,来源于网络,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!

本站所提供的信息仅供参考之用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,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。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,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!